8455澳门新网站 > 8455澳门新网站 >

玉兰辛夷、沉香梅、水秀才……历代笔记中的珍禽异木

  著名学者岂水从上千种笔记小说中探寻中国古代历史上的珍禽异木辑成此书,让读者知道,古代历史生活中的万千世界,实有有情有趣、可惊可叹之处。

  明李日华《六砚斋笔记》云:酿酒必以糯。其品非一,粒长而酿酒多者,曰“金钗糯”。色白而性软,五月种十月熟,曰“羊脂糯”。芒长而谷多白麸,四月种九月熟,曰“胭脂糯”。色斑,五月种十月熟,曰“虎皮糯”。粒最长,白麸有芒,四月种七月熟,曰“赶陈糯”。粒大而色白,芒长而熟最晚,其色易变,酿酒最佳,曰“芦黄糯”。粒圆白而麸黄,大暑即可刈,其色难变,不宜于酒,曰“秋风糯”。可以代粳输官,又曰“谩官糯”。不耐风水,四月种八月熟,曰“小娘糯”。芒如马鬃而赤色,曰“马鬃糯”。按此等名色,今虽老农不尽知也。

  《北户录》云:湘源县十二月食斑皮竹笋,诸笋无以及之。《博物志》曰:斑皮竹,尧女以涕挥竹,竹尽斑也。

  《北户录》云:南方果之美者有荔枝。梧州火山者,夏初先熟而味少劣,其高潘者最佳,五六月方熟,有无核类鸡卵大者,其昉莹白不减水晶,性热液甘,乃奇实也。

  明包汝楫《南中纪闻》云:闽中产乌饭草,能缩米。一名瘦米,用以煮米,米粒坚细。每斗仅得升许,第色带黑耳。军行必备,可以轻骑远出。

  《天香楼偶存》云:玉兰、辛夷二花,形体相似。今俗称色白者曰“玉兰”,色紫者曰“辛夷”。《群芳谱》亦分二种,玉兰一名迎春,辛夷一名望春,一名木笔,亦曰木房。然愚按唐宋人诗咏辛夷者极多,而咏玉兰者绝少,至陆龟蒙《扬州看辛夷花》诗云:“若得千枝便雪宫。”则白者亦明称为辛夷矣。始悟玉兰古亦名辛夷,但辛夷有白紫二种。唐宋人咏辛夷诗其不著颜色者,如杜甫所云“辛夷始花亦已落,况我与子非壮年”,钱起所云“谷口春残黄鸟稀,辛夷花发杏花飞”,王安石所云“回头不见辛夷发,始觉看花是去年”之类,则紫白皆可通用。其著色者,如裴迪所云“况有辛夷花色与芙蓉乱”,白居易所云“紫粉笔含尖火焰,红胭脂染小莲花”之类,则诗人偶因所见者是紫辛夷耳。夫夷与荑同,苞初生似荑而味辛,故名辛夷。此花开在二月,视桃李为最早,故名迎春、望春。未开之蕊,形尖如笔,故名“木笔”,诸义皆不专属于紫。论其香色,白者为胜,故圃人以紫色之本上接白色之枝。明王世贞《咏玉兰诗》所云“暂藉辛夷质”是也。然详味王诗之意,判然以玉兰为非辛夷,误矣。若夫白之外又有淡黄,紫之外又有桃红、鲜红诸种,则又颜色之极异者也。

  清施可《斋闽杂记》云:佛面竹长一二丈,粗及把,节甚疏。每节有一佛面,眉目口鼻皆具,可以为杖。出龙岩及永定、武平等山中,俗为定光佛杖。东坡《送佛杖与罗浮长老诗》:“十方三界世尊面,都在东坡掌握中。”查初白注未详,旧注亦皆不及,盖此种竹从前未见记载也。

  《遁斋偶笔》云:吴中芭蕉有叶无花,间一作花,传以为异。瓯越所产开花者十六七,花如菡萏,色微绿。长柄日开一瓣,瓣卸即生蕉实,亦微绿,然多不成。至闽南,则以为果实矣。地气寒燠之异也。

  《遁斋偶笔》云:过桃花岭,柑即甘美胜橘柚。辇至京师充贡,余以饷上官,称嘉果。其在永嘉微酸涩,土人弗贵也。又有朱柑,色赤,胜黄柑,其味薄劣不中选,此乃所谓金玉其外者耶。

  《遁斋偶笔》云:金华土人植树,俟其大,截去之而留其根。高尺许,上接绿萼玉蝶,千叶红梅,数灌溉,不令枯死,乃渐雕斫成沉香片。光润黝黑而无皮,梅枝屈曲有致,花开或数十百朵,或红白间开。豪家买饷贵客嘉者,索价至数十金,土人擅以为利。亦有用此法接植金橘、蜜萝者,果亦能大而繁。

  《遁斋偶笔》云:桐花小如茉莉,香亦似之。余外舅蓉圃先生有句云:“可惜深闺新浴后,不曾放在枕边香。”余应之曰:“兰香昼舒而夜敛,茉莉夜兰则反是,物之贞淫,于此可见。桐花入夜必不香,香则人将乞怜于君子矣。”先生曰:“不意玉润少年,乃有是庄语。”

  宋储泳《祛疑说》云:有一人能祛蚊。一夜,醉寝,取其箧中香末试烧,蚊悉远去。但不知其用药,然正作荷花香。来日叩之,微笑不答,想亦荷花之须耳。按:此则荷花须能祛蚊矣。

  唐封演《封氏闻见记》云:人家有小虫,至微而响,甚细,寻之卒不可见,俗人号曰“窃虫”,云有此者不祥。余曾睹此虫,大如半胡麻,形类鼠妇,有两角,白色,振其头则有声,暗黑之处多有之。拾遗孟匡朝贬贺州,作《窃虫赋》,比之鬼魅,似都不识此虫。

  清褚人获《坚瓠集》云:禽名“山和尚”,即山鹊也。滇中有虫名“水秀才”,杨升庵《鹧鸪天》云:“弹声林鸟山和尚,写字寒虫水秀才。”“水秀才”状如蚊而大,游泳水面,池中多有之。按:“水秀才”之名甚奇。

  宋沈作喆《寓简》云:蔡州宣和间,有一士人家,书室中忽见一小蛇,蜿蜒几格间,每日惟巳时则见,至午乃隐去,日日如此。士人伺其至,捕之置铁丝篮中,逮午则坚冷化为石,其质巧妙天成,鬼工不能加也。明日巳时,则复蠕动,既又复为石。而屈伸蟠结之状,日日不同。士人宝畜,携来京师,中书梁师成叹曰:“此神物也,禁中有玉鼠、玉兔,或以其时见则其物也。”士遂献之。

  宋沈括《梦溪笔谈》云:治平中,泽州人家穿井,土中见一物,蜿蜒如龙蛇状,畏之不敢触。久之,见其不功,试扑之,乃石也。村民无知,遂碎之。时程伯纯为晋城令,求得一段鳞甲,皆如生物。按:此则石龙亦有之矣!安知其至辰时不亦稍稍能展动乎?

  宋吴曾《能改斋漫录》云:欧阳文忠诗:“拂面蜘蛛占喜事,入帘蝴蝶报佳人。”盖用李淳风《占怪书》云:“蛱蝶忽入人宅舍及帐幕内,主行人即返。”又云:“生贵子,吉。”

上一篇:事殊兴极忧思集是什么意思?

下一篇:十八拍_诗词_百度汉语